整形醫美特搜

  • 整形醫美特搜情報 各項醫美整形手術介紹 價格費用市場行情系統比價分析
  • 台灣百大整形醫美網友特選推薦
  • 台灣整形醫美十大名醫網友推薦醫師醫生特搜
  • 整形醫美特搜情報 各項醫美整形手術介紹 價格費用市場行情系統比價分析
  • 台灣百大整形醫美網友特選推薦
  • 台灣整形醫美十大名醫網友推薦醫師醫生特搜
  • 1
  • 2
  • 3

HOT新聞News

美女醫反擊揭夫外遇家暴 懷孕被打到破水

分類:熱門話題新聞

知名皮膚科醫美名醫蔡佳芬日前被《壹週刊》報導指外遇富商、懷孕索2.4億元扶養費醜聞,當時丈夫醫師陳克誠在臉書發文表示感到恥辱,還表示自己愛妻、愛家,讓網友對她拜金行徑一片撻伐。但她昨晚在臉書發表公開信,控訴丈夫陳克誠和《壹週刊》聯手惡意誹謗,「製造各種骯髒的謊言來摧毀我」。

蔡佳芬表示,當天在台大醫院實習時認識了陳克誠,為他傾倒痴迷,想不到婚後恩愛的日子只持續一個多月,就發現他周旋在自己和多名女人之間,之後還曾經對她拳打腳踢、狂毆成傷,甚至在她懷孕時把她打到破水,然後再送醫急救,「當天,我早產了,我親愛的孩子,僅僅在他母親的身上待了36週,就這樣在他父親的催促之下,匆忙來到這世間。」

蔡佳芬也控訴,丈夫的姊姊曾任職《壹週刊》,當年這位「無恥的大姑」就曾經設局套話,想讓弟弟在家暴案中脫身,如今她和丈夫已經分居,正在打離婚訴訟,於是丈夫又與《壹週刊》聯手,「對我進行毀滅性的造謠與誹謗,試圖聲東擊西,想要打贏這場婚姻官司」,她表示自己已經備妥資料,近日就會提告。蔡佳芬這封公開信超過4千字,她感嘆自己相當愛丈夫,但陳克誠雖是被社會景仰的頂尖名醫,卻是「一個沒有靈魂與軀體的魔鬼」,不但外遇、家暴還誹謗,她最後寫道,「親愛的陳克誠先生,我本來想和你和平結束這場婚姻,但你既然如此荒謬,為了捍衛我的名譽,我也只好勇敢迎戰。」

網友看了驚訝地留言「幾個醫生連續外遇的醜聞,打破了醫生比較優秀的神話」,也有人力挺美女醫「簡直是廢物渣男,真是不敢相信,昨天一個"名醫"胡搞瞎搞,今天這個更厲害,打老婆當練身體?打到流產?還聯合姊姊造謠」、「這個家暴男簡直就是禽獸啊!不懂的憐香惜玉,連懷孕時也不放過,人神共憤」,但也有人質疑「如果結婚後老公會家暴,那為何離婚後又再度結婚?會離婚又結婚,結婚又離婚,讓人懷疑是因為腳踏二條船的時候又怕二頭空,所以才反反覆覆」、「如果丈夫如此不堪,為何去年年底離婚時,把孩子留給他,要房子不要孩子?既然對丈夫積怨那麼深,又何必離婚後再跟他復婚?」

蔡佳芬給丈夫陳克誠的公開信全文如下:

親愛的克誠,孩子的父親:首先想對你說的,就是,無論你怎麼傷害我,我都不會被你擊倒。名譽是人的第二生命,你和你任職《壹周刊》記者的姐姐陳函謙,聯手惡意誹謗我,製造各種骯髒的謊言來摧毀我,我若不勇敢站出來為自己辯白,你讓我如何在這個社會上立足?

● 我曾為你傾倒痴迷 接受你無限柔情!親愛的陳克誠先生,2007年,我在「台大醫院」外科實習時,認識了你。你是如此的俊俏挺拔,幽默風趣之中,散發著迷人的智慧。我為你傾倒痴迷,為你獻上無數的欽佩與愛慕,也為我那情竇初開的孤獨靈魂,找到了停泊的港灣。我是那麼熱切而真誠,想把愛情感托付給你,即使,醫院內有你許多花邊緋聞,但我依然執著的相信,你只愛我一人。在你開口向我求婚的一剎那,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滾燙的淚水像是斷了線的珍珠,流過了我的面頰。我依偎在你的懷裡,接受你無限的柔情,所有想要對你訴說的話語,都在我唇邊消失,化成了我對你無盡的愛戀。婚後,你對我呵護備至,寵愛萬分,讓我徜徉在愛情的曠野。這樣的日子,維持了一個多月,然後,我很驚訝的發現,你竟然周旋在我和許多女人之間。我很痛苦,也很難過,但告訴自己這不是真的,也強迫自己沒有看見。因為,我是如此的愛你,甚至超過了愛我自己。你依然對我甜言蜜語,還要把房子過戶給我。我說:「親愛的克誠,這世上的所有一切,我都不在乎。我只希望你疼我愛我,只要你時刻將我擁入懷中,我就心滿意足!」

● 完全不敢相信 你竟然動手對我狂毆!婚姻的經營,竟是如此艱難。我倆的愛,持續遭受打擊。婆媳問題,你我工作地點的遠距離婚姻、子女教養,還有你風流倜儻的個性,逐漸使我們開始面臨爭吵。我們兩人都很努力的挽救這個婚姻,你甚至還偽造「過戶權狀」,討我歡心。2010年6月19日那晚,為了這張可笑而幼稚的「過戶權狀」,你因羞愧到無地自容,而當著我母親的面,揮拳將我打成重傷。是的,你拳打腳踢,將我狂毆成傷。我在亂拳如雨之中,忘了驚恐,也忘了害怕。如同自高樓一躍而下,我的心重重墜落地面,成了粉碎的玻璃。我忘了哀傷,也忘了哭泣,我的淚水,再度流過面頰,靜靜的流淌。我是如此愛你,而你卻將我踐踏至此。

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社會精英,一個受到社會景仰的頂尖名醫,你所傷害的,不止是我嬌弱的身軀,還有我對你的尊重與信任。那一夜,躺在黝靜的黑夜裡,懷抱著出生剛滿4個月的孩子,我用淚水和涰泣,苦苦熬度過了人生中最長的一夜。最後,我心靈深處的母愛,戰勝了身體的疼痛與哀傷,我決定原諒你,決定堅強的留下來,為了我的孩子,為了這個家,為了我們搖搖欲墜婚姻,繼續奮鬥努力。

● 再度將我打到破水 孩子早產來到世間!親愛的克誠,為了維繫這個家庭,為了你的望子心切,產後僅六個月,也就是在你出手毆傷我的兩個月後,我為你們陳家懷上了男胎。面臨家庭與事業必須兼顧,我日夜挺著大肚子,咬緊牙關,忙裡忙外,因我堅定的相信,這個家庭將會更好。但我失望了,而且始終難以明白,為何有這麼多的丈夫,會在妻子懷孕之時,寧願選擇拈花惹草,而不願回歸家庭?2011年6月15日,我們發生爭吵,你動手把我打到破水,並直接把我送往「台北馬偕醫院」急救。當天,我早產了,我親愛的孩子,僅僅在他母親的身上待了36週,就這樣在他父親的催促之下,匆忙來到這世間。2011年8月21日,8月23日,偉大的陳克誠先生,你不體會產婦的憂傷心情,以惡劣狂暴的脾氣對待我,為了小小的口角,再度連續兩次以用暴力攻擊我,並將我重毆成傷。你粗暴的行為,傷了我的身體,傷了我的心,傷害了我對你僅存的親情,破壞了我對你的希望與原諒,更摧毀了我對婚姻及愛情的所有憧憬。不過,我也常想,也許你不要做外科醫師,直接改行去做婦產科醫師,三拳兩腳就可以取代複雜的手術,這樣對社會可能更有貢獻。

● 我一定是瘋了 才會選擇再次原諒你!為此,我向「台北地方法院」提起家暴保護令告訴。你的姐姐陳函謙,她是《壹週刊》的記者。法院開始審理期間,她來親近安慰我,以陪伴我為理由,在我才剛早產,又歷經家暴的不穩定情緒之中,精心設計各種對白,套取我的「情緒性供詞」,錄下我每一次在哀傷中的憤怒言語。當我發現了陳函謙的舉動,我驚訝的無以名狀,驚嚇的如同被弓箭射中的兔子。她的舉動,遠遠違反了我對人性二字的理解,使我整個人在瞬間崩潰。天呀天,這是什麼世界?這是什麼樣的夫妻?這是什麼樣的親情?這又是哪一門子無恥的大姑?這種卑鄙的行為,已不是狗仔或下流可以形容,這根本就是毫無人性,完全就是魔鬼,簡直就是惡劣到無法形容。

2011年9月中,因為你姐弟两人的聯手欺壓,我身心受創,於是向台大皮膚科告假,返回南部娘家靜養。親愛的克誠,家暴案正式立案,你接到傳票之後,又是跪地道歉,又是悲情認錯,千方百計的尋求和解,深怕失去你在台大的工作。天呀天,我真是痛恨老天,讓父母賜給我這麼善良的心,也給了我這麼柔弱的個性。我真不敢相信,我竟然會再度原諒你。今天,事情演變到這種地步,我對不起親人,對不起世上所有愛我及關心我的人,一切的錯,皆是咎由自取,我一定是瘋了,才會選擇再度原諒你。

● 眾所欽羨的美麗婚姻 終於劃下艱難的句點!我努力在家庭及事業上求得平衡,這對職業婦女來說,並非容易之事。我總是帶著疲倦,清晨六點掙扎而起,全心為孩子們準備早餐,並親自開車接送他們上學。我天性膽小,但強大的母愛讓我鼓起勇氣,學會開車上路。我的膽小眾所皆知,開車上路對我來說,非常困難。我鼓起勇氣是為了孩子,也是為了你,希望你能有充份時間去開晨會,能有餘力掌握你的外科醫生事業。我從無懈怠的排除萬難,總是為你和孩子們預先煮好晚餐,只希望在我夜間出診之時,仍能把我的關愛留給你們。付出了所有的努力,我不得不痛苦的承認,婚姻實在太艱難了。我這樣夜以繼日的操勞和費心,只是換來冷言冷語和百般挑剔。

終於,我們還是漸行漸遠,決定勞燕分飛。2015年7月6日,我們雙方正式簽字,協議離婚。孩子的監護權歸你,雙方每月各照看孩子15天,我們終於喘了一口氣,歷盡千辛萬苦,終於為這段「眾所欽羨的美麗婚姻」,劃下了一個艱難的句點。然而,你是如此的優秀,建國高中畢業,台大醫學院畢業的外科醫生,你是天之驕子,人生勝利組。你已習慣操控人生,習慣君臨病患,所以,婚姻對你來說,也可能只是你手中操控的玩偶。

離婚之後,你繼續操控著我的生活,馬上又開始回頭找我復合。你以孩子需要媽媽為訴求,帶著孩子重新搬回我的住處。我望著孩子們渴望母愛的雙眼,心中萬般的不捨,於是,我們協議互不干涉,開始在各自單身的前提下,為孩子而展開同居生活。

● 台大外科醫生 一個沒有靈魂與軀體的魔鬼 !同居期間,因為沒有婚姻約束,我們各自擁有情感的依歸。我全力照顧孩子,努力為他們準備食物及餅乾點心,並負擔房子全部貸款及打掃阿姨的費用。另外,我還每個月給你2萬7千元當生活費,算是我食衣住行的支出。

2015年12月初,徐先生託人送來兩箱橘子,並在紙箱上附了名片,此舉讓你大動肝火,因而大罵特罵,還用盡世上最低級的字眼,對我進行羞辱與嘲諷。我有時真是對你恨到極點,很想帶著行李逃到天涯海角,遠遠的離開你這惡魔,但每次看到孩子們天真無邪的笑臉,看到你來對我獻慇勤,想到孩子們將來的教育問題,於是我又自動變成一灘爛泥,馬上又心甘情願接受你的所有擺佈。經不起你日夜的懇求,2015年12月31日,也就是在我們離婚後的5個月,我們再次登記結婚。

婚後,你一直拿徐先生來找我麻煩,有一天,你把我從睡夢中搖醒,問我到底和徐先生是什麼關係?我說:「我跟他的確有往來,但後來發現彼此並不合適,所有也就不想再繼續。那時我跟你又沒婚姻關係,關你什麼事?」為了這些話,你大發雷霆,於是我們就在吵鬧與掙扎糾纏之中,進行著我們這可怕的二次婚姻。你終日惡言惡語,對我展開無窮無盡的言語暴力,並兩度把我逐出家門,我只好去睡車上。

爭吵度日之中,不久我發現懷孕了。你在2月5日帶我去做了人工流產,手術前你堅持說,這孩子不清不白,絕對有問題。那一夜,我傷心的躺在床上,徹夜哭泣,淚水濕透了整個枕頭。我在矇矓與黑暗之中,心中出現《聖經》中的話語:「愛是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剎那之間,我徹底覺醒。我忽然了解一件事,就是你從來沒有愛過我,你愛的只是你自己。而且,你也不是你,你只是眾所尊崇的「台大醫院外科醫生」。在我心中,你沒有靈魂,也沒有軀體,你,陳克誠大醫師,你只是一個被欲望所佔據的魔鬼。

● 不去追查醫生藥商的特殊關係 反過來欺負弱女子?其實,我們早就離婚了,即使復婚,那也不是為了愛,而是為了孩子的教育。但我現在已經明白,我們之間的所有感情,早已蕩然無存,這樣以仇恨相待,勉強下去,也只是傷害孩子的未來發展而已。我向你提出離婚要求,但你堅決不肯,只是夜夜晚歸,每日對我惡言惡語。我推測你必有外遇,決定請徵信社調查,發現你跟「大塚製藥」吳姓女藥商,密切往來已有數年,平日同進同出,即使處理房地產租賃買賣,兩人也是親密作伴,於是我據此向法院提出「離婚訴訟」。

於是,你反鎖家門,不讓我回家,經常讓我在門口枯等。我帶孩子回高雄娘家,隔天,你來南部搶走孩子,搬光我敦化南路住處全部家具及電器。我實在是忍無可忍,只好離開住處,離開這個可怕的家庭。接著,你去找姐姐陳函謙,利用他曾任職的壹周刊,對我進行毀滅性的造謠與誹謗,試圖聲東擊西,想要打贏這場婚姻官司。親愛的陳克誠先生,你還真是了不起,真是很有男子氣概。《壹周刊》更是偉大的新聞媒體,不去追查藥商和醫生過從甚密的特殊關係,反過來欺負我這個弱女子。

親愛的陳克誠先生,我們之間的家務事,你何必攤在陽光之下,胡言亂語,讓它成為眾人的笑柄?名譽是人的第二生命,你誹謗我,製造各種骯髒的謊言來摧毀我,我若不勇敢站出來為自己辯白,你讓我如何在這個社會上立足?今天,我向社會大眾公開說明,我早已具狀向地方法院提出對陳克誠的「離婚訴訟」,我們正處於分居狀態。另外,我已備妥相關資料與証據,將於近日親自到「台北地方法院」按鈴控告。最後,親愛的陳克誠先生,我本來想和你和平結束這場婚姻,但你既然如此荒謬,為了捍衛我的名譽,我也只好勇敢迎戰。

                                                                     曾經愛過妳的人 蔡佳芬敬上 2016年7月27日

▲轉貼自蘋果日報網路新聞整形醫美特搜

 醫學知識新聞醫療法規新聞獨家新聞報導頭條新聞報導社會案件新聞生活時事新聞娛樂焦點新聞醫療糾紛新聞國際事件新聞; 熱門話題新聞 

【回完整新聞選單】【回首頁】

Link